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法律

生活如此多喵

2018-09-15 10:54:29

今天是一个无聊的日子,无聊到连sunny哥都不愿意出来普照大地以及我们这些傻萌傻萌的弱势群体。天真的少女们依偎着卖点不一的小哥,娇俏可爱地唱着:哥哥说你猜猜今天为什么下雨。唱得我心率间歇性不齐。我只用了一会就想明白了,原来sunny哥和我们一样,也不负众望地单着。

我在我的博客里写:又是情人节。每年的情人节我都有同一个愿望,虽然它从未实现,但现实的不给予依然阻挡不了我朝圣者一般的心。我会反复想,反复想这一件事——今年我又没来得及加入“情侣去死去死团”,希望明年的今天曾经恩爱的各位能再见仍是朋友。

我坐在一个温暖的氛围里,温暖得我有点哆嗦,像开满鲜花的大地上那一口深深的枯井。咖啡馆邻座的邻座,一对小情侣正在风生水起地调情。我把三包糖一股脑全放进咖啡里,也遏制不了想说“去你大爷”的决心。然后我千姿百态极尽优雅地走过去,礼貌地点点头:“不好意思,刚才初吻那段我没听清楚。这是五块钱,再把这段给姐姐重说一遍。”

演完绯闻少女又演山楂树之恋,不知道李清照是男是女就敢给我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,你丫够唯美的啊?

事实上这些只是我脑海中浮现的治愈系短片,我不会真的去做。更何况那小伙子的块头得是我的两倍,我没那么傻。我听着他们幼稚而故作情深的对话,想起了一些青春的挫折。然后,我又向服务员要了两包糖。

路过离家不远的水果店,看见店主的卷毛狗,呆呆地睁着圆润的眼睛坐在门口。另一只卷毛狗跑过来,于是它们俩就嬉戏在一起。我问老板娘:“猫呢?”

老板娘眼睛都没抬一下:“这么冷的天气,哪只傻猫还待在外面溜达啊!”

她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,确实如此。我见过它蹲在凳子上眯着眼睛晒太阳,见过它在太阳底下优雅地洗脸,见过它沐着阳光偎着桌脚打盹,就是没见过它在阴冷的下雨天出来溜达。它长得很普通,毛色黄白相间且匀称,不像有的猫长了一张阴阳脸。但它的气质很让我惊为天人,淡漠的优雅,包含着一种绵密的贵族气质。它几乎没干过什么蠢事,比如在阴冷的雨天蹲在长街上瞪眼,或是跟别的猫很二百五地扭打在一起。每次看见它,我都觉得人生特别美好。

但今天它没在,我觉得有些隐隐的失落。这年头,敢情猫也随了相亲相爱的大流,执子之手去了。人都在折腾,凭什么猫就得闲着?

我正想着,就看见它从门缝里探出半个头,柔软的耳朵蹭在不算干净的门沿上,然后幽幽地,看了我一眼,像看一个高级的库存甩货。

我忽然间有些愧赧,多少次我都能把口若悬河雄辩滔滔的敌人斩于马下,却因为一只猫淡漠而幽深的眼神感到无比羞愧。

梁文道说:一个人崇拜一个偶像,其实是在利用这个偶像的一些形象,来告诉别人“我是什么样的人”。所以,喜欢《怪物史莱克》里那只萌态毕现,却腹黑有型剑术高超的靴子猫,只是想要告诉别人:我很好,不管你认不认同。我的希望是如此,但终究功力尚浅。

我想,我需要一只猫,帮我在失意的时候认清自己,认清自己虚伪的坚强和软弱,良善与自尊。我需要它时时刻刻提醒我:“够了,适可而止吧。你没精神的样子,好难看。”

其实,炫耀有伴和标榜独身,没有谁比谁更高尚的说法。只有内心强壮并懂得保全自己的人,才能参悟喵们的生命精髓。这样的人,即便在社会辩论中落败,也可以过得很快乐。

卷帘防护带
直插式温控器图片
圣太企业园基本信息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