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美食

老爸的冬枣树刘誉盛

2018-08-08 17:35:54

老爸是闲不住的,果蔬种满了庭院。小院绿意葱茏,十分养眼,尤其那棵冬枣树,可谓枝繁叶茂,硕果累累,令乡亲们赞不绝口。

我们老家有种植枣树的习惯,不要说老枣树皱纹堆累,奇形怪状,成方连片,一望无边,即使田间地头,房前屋后,枣树也散散落落,点缀其间。枣儿的品种很多,有的头硕大挖岩机
,皮薄肉厚的;有的个头中等,果肉脆生;有的个头偏小,甜脆细嫩。还有两种奇异的枣树,村子里只有三五棵,一种造型夸张,样子就像个小葫芦,我们叫它葫芦枣。一种个头超大,颜色暗绿,状若辣椒,酥脆无比,跌落地上,立刻摔为数瓣儿,我们叫它青椒枣。现在想起来,这青椒枣,很可能与冬枣颇有渊源。

这些枣儿各具特色,有的酸甜,适合晒干枣儿。有的鲜枣就很好吃,小枣晒成的干枣儿蜜甜蜜甜,咬上一口,还会拉金丝儿呢!但鲜枣都不耐存储,是我们的遗憾了!不过老祖宗很有办法,发明了一种醉枣儿,很有风味。取高度白酒少许,倒入碟中,将手摘的脆枣儿精挑细选,剔除带虫眼儿的,扔掉长斑病的,把好枣儿在白酒中一蘸,然后放入罐头瓶中,装满一瓶,把瓶盖封严。一周以后,就可以吃上脆甜醇香的醉枣儿了,如果不开封,还可以放到春节吃鲜呢!尽管如此,有一种耐储存的鲜枣儿才好,老爸一直琢磨着。

几年前,老爸听说有一种枣儿,叫冬枣,是鲜枣的上品,阳历八月中旬青枣儿就脆甜了,直到枣树落光了叶子,红红的枣儿依旧又甜又脆。这枣儿个头特大,匀匀实实,大的如鸡卵一般,是我们从未见过的。要是储存起来,一年四季都可以吃脆枣了,真是神枣儿呀!从此,种植冬枣成了父亲的梦想,为此,他东奔西跑,到处打听,找寻冬枣树苗。

终于有眉目了,老爸了解到,普通枣树经过嫁接,就可以神奇起来。说干就干,老爸在西屋门右前方挖了一个大坑,换上了农田里的熟土,栽了一棵枣树,半人来高,大拇指般粗细。我们翘首以待,等待枣树摇身一变,来个华丽转身,变成冬枣树的那一天。

冬去春来,老爸托亲戚从沧县买来了冬枣砧木。他戴上老花镜,把砧木拿在手中,左右观瞧,仔细打量,面露喜色,爱不释手,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,珍爱有加。老爸先是灵枣树修剪定形,然后开始嫁接,每一步都有条不紊,每一步都小心翼翼,每一步都细致入微,看那架势,俨然一个外科手术专家。总算接好了,东西南北中,共接了五个枝桠,父亲美其名曰五子登科。好靓丽的名字,这蕴含着父亲无限美好的希冀呀!

砧木发芽了,还现出了花蕾,嫁接成功了,我们欢呼雀跃,老爸眉开眼笑。但老爸不敢掉以轻心,把花蕾一一摘掉,说是先要把枝条养大起来,看着老爸认真的样子,我们都窃窃发笑。不知是老爸疏忽,还是上天安排,还是有一朵小花结果了,尖尖的,就像个小馍馍。老爸再也舍不得摘去,令其长大起来。老话说,桃三杏四梨五年,枣树当年就换钱。真的不错,冬枣树当年就收获了,尽管只有一枚枣子。

在老爸的呵护下,冬枣树日渐茂盛起来。春日里,枣花开了,金黄金黄的,像繁星一般,开满了每个枝桠防火套管
。蜜蜂嗡嗡地闹着,像赶庙会一般,踩踩这朵儿,踏踏那朵儿,好忙碌,好甜美,好惬意。枣花香氤氲在院子里,淡淡的,甜甜的,涌动在空气中,钻进大家的鼻孔里,醉人心脾,回味无穷。

秋天里,来我家吃冬枣,成了左邻右舍的享受。老爸的冬枣树,挂果多,品相好,是远近出了名的。乡邻吃枣子,是不用打招呼的,信手摘取,随意食用。有的朋友来了,不好意思吃,老爸总是说:再名贵,不过一颗枣子,尽管品尝。种了,不就是为了吃么?

淹梨儿旱枣儿。今年,雨水少,老爸的冬枣树更是抢得天时,果实堆累,像蒜辫一样挂满枝头,枣儿挨着枣儿,枝儿压着枝儿,密密麻麻,挤挤挨挨,好不壮观!

前些天花纹输送带
,我回老家,摘了好几颗,吃在嘴里,甜甜脆脆的,很好吃。尽管成熟的时节还早,大部分枣儿已经膨大起来,这不仅是天公作美,和老爸的管护也是密不可分的。

枣儿,营养丰富,日吃三颗枣,永远不会老。一颗枣儿,就是一颗长生不老丹呀!怕是秦朝的始皇大帝知道了,也就不会令徐福年年岁岁,南来北往,寻找长生不老药了呢!

吃着老爸的冬枣,想着一句成语,苦尽甘来。没有老爸的辛劳,怎么会甜果满枝呢?种冬枣,也如吃螃蟹一样,还是需要勇气和智慧的。

老爸种冬枣,不仅为了自己,为了儿孙,还为了父老乡亲,为了亲戚朋友。看着一颗颗冬枣儿长大起来,红润起来,能够怡人口胃,令人称道,老爸笑了,如吃了冬枣一般,甜甜地笑了。

老爸的冬枣树是出了名的,不仅是物以稀为贵,原因还有很多很多 (武强 刘誉盛)

(:water)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